24小时咨询
365bet备用 
联系我们
地址:海口市国贸玉沙路
电话:400-888-6666
传真:0577-8686889
Q Q:329435595
邮箱:329435595@qq.com
标准间您当前的位置: > 365bet备用 > 标准间 >

双城记哪个版本翻译得好,Common.Mode.WebInfo

更新时间:2018-12-05   作者:baidu.com

 

双城记哪个版本翻译得好

365bet备用

个人觉得宋兆霖版本最好,初中闲暇时间多,开始读狄更斯写的书,出于对名著的敬畏之心,一心想挑个好的版本,下载了好几个版本"双城记","大卫科波菲尔"电子版对比,但总体感觉是语言转换,意境不够,语言翻译做到了,但在汉语层面的揣摩修饰感觉不够自然和精致。直到有一天,闲暇路过书店,偶遇季羡林老先生主编的一套名著,中有《双城记》,宋兆霖译本,封面是清新雅致又不失厚重的油画,价格和书的风格一样朴实,拿在手里很有分量。

别的版本的开头是这样的:
* 那是最美好的时期;那是最堕落的时期;那是智慧的岁月;那是没有开化的岁月;那是信仰坚定的时代;那是怀疑一切的时代;那是阳光明媚的季节;那是黑夜深重的季节;那是满怀希望的春天;那是令人绝望的冬天;人们拥有一切,人们一无所有;人们直入天堂,人们直堕地狱......总而言之,那个时代与现在极其相似,以至于那时名噪一时的某些权威们坚持只用比较级中的最高级修辞形式对它进行评判,不论是好是坏。
前面译得倒也明晰,不过最后出现“比较级里的最高级”就显得略有跳脱了,画风不自然。
宋兆霖的版本是这样:
*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个睿智的年月,那是个蒙昧的年月;那是信心百倍的时期,那是疑虑重重的时期;那是阳光普照的季节,那是黑暗笼罩的季节;那是充满希望的春天,那是让人绝望的冬天;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大家都在直升天堂,我们大家都在直下地狱———简而言之,那个时代和当今这个时代是如此相似,因而一些吵嚷不休的权威们也坚持认为,不管它是好是坏,都只能用“最⋯⋯”来评价它。
怎么样,直观感受字句更流畅,结构更美观吧,用词细节也更考究。最后一句更流畅自然,也更言简意赅(起码不会有跳脱到英语语法详解与练习的错觉)。

这是《双城记》的哪一个译本?

这是网上流传的版本,恐怕是集各译者的大成而编出来的,并不是哪一家的译本。
因为这一段太有名了,所以专门翻译这一段的人众多,却不是翻译整本出书。故而找不到对应的译本。

下面是各种中译本的这一段:
这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坏的时候;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无知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日子,也是怀疑的日子;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我们应有尽有,我们一无所有;人们直登乐土,却也直下苦境。(罗稷南)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个睿智的年月,那是个蒙昧的年月;那是信心百倍的时期,那是疑虑重重的时期;那是阳光普照的季节,那是黑暗笼罩的季节;那是充满希望的春天,那是让人绝望的冬天;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大家都在直升天堂,我们大家都在直下地狱——简而言之,那个时代和当今这个时代是如此相似,因而一些吵嚷不休的权威们也坚持认为,不管它是好是坏,都只能用"最……"来评价它。(宋兆霖)

那是最昌明的时世,那是最衰微的时世;那是睿智开化的岁月,那是混沌蒙昧的岁月;那是信仰笃诚的年代,那是疑云重重的年代;那是阳光灿烂的季节,那是长夜晦暗的季节;那是欣欣向荣的春天,那是死气沉沉的冬天;我们眼前无所不有,我们眼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径直奔向天堂,我们都径直奔向另一条路——简而言之,那个时代同现今这个时代竟然如此惟妙惟肖,就连它那叫嚷得最凶的权威人士当中,有些也坚持认为,不管它是好是坏,都只能用“最”字来表示它的程度。(张玲)

那是最好的年月,那是最坏的岁月,那是智慧的时代,那是愚蠢的时代,那是信仰的新纪元,那是怀疑的新纪元,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绝望的冬天,我们将拥有一切,我们将一无所有,我们直接上天堂,我们直接下地狱——简言之,那个时代跟现代十分相似,甚至当年有些大发议论的权威人士都坚持认为,无论说那一时代好也罢,坏也罢,只有用最高比较级,才能接受。(石永礼)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孙法理)

这是最幸运的年代,也是最倒霉的年代,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昧的年代;这个时期信仰与怀疑共存,这个时期光明与黑暗共存;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琳琅满目,但又一无所有;我们正直达天堂,我们正直通地狱——总之,那时同现在是何等相似,某些名噪一时的权威褒贬不一,固执己见,各自在相反的立场上,用最时髦的语言夸大其词,形成鲜明对照。(叶红)

那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年代;那又是糟得不能再糟的年代;那是闪烁着智慧的岁月;那又是充斥着愚蠢的岁月;那是信心百倍的时期;那又是疑虑重重的时期;那是阳光普照的季节;那又是黑夜沉沉的季节;那是充满希望的春天;那又是令人绝望的冬日。我们拥有一切,我们又一无所有;大家都在直接升入天堂,大家又都在直接走进地狱——简言之,那时候和我们现在非常相似。因此,专门研究那个时代的吵吵闹闹的权威们,不论他们是褒还是贬,都认为只能用最极端的字眼来评论它。(徐鲁)

时之圣者也,时之凶者也。此亦蒙昧世,此亦智慧世。此亦光明时节,此亦黯淡时节。此亦笃信之年,此亦大惑之年。此亦多丽之阳春,此亦绝念之穷冬。人或万物具备,人或一事无成。我辈其青云直上,我辈其黄泉永坠。当时有识之士咸谓人间善恶或臻至极,亦必事有所本,势无可绾,但居之习之可也。(二十世纪初某学者)
请采纳。

大家觉得《双城记》哪个译本最好

个人觉得张玲的译本翻译过度,虽然很容易看出译者文字功底深厚,但有时候似乎比较自我,有点脱离原著的气质。譬如“那是最昌明的时世,那是最衰微的时世”,原著里用简而白的词表现出的开篇大气,也给译没了

<<双城记>> 哪个翻译的版本最好?

最好是找人民文学出版社石永礼,赵文娟译,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张玲,张扬译

求助:《双城记》哪个出版社翻译的最好?

上海译文出版社

狄更斯的双城记那个翻译的版本最老!

最早将狄更斯的作品介绍到中国的译者是林纾,这个不懂英文却"译"过不少作品的人曾译过《快肉余生述》(《大卫·科波菲尔》,商务印书馆1908年首版)等5部狄氏小说,都被认为是不错的译本,对其在中国的影响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双城记》虽不在其中,但作为狄氏晚年最重要的作品,自然不会被遗漏,也很快有了中译本———1928年,常年和林纾合作的魏易译成该书,取名为《双城故事》,但只作为自刊书出版。

1949年前,《双城记》先后被奚识之、"海上室主"、许天虹、罗稷南等人翻译过,最知名的要算罗译本,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还有三联书店、上海文艺和上海译文等几家出版社将它重版,其中译文社1983年的那一版受到很多读者的推崇。

《双城记》见证了法国大革命期间英法两国的一段历史,结构紧凑、细节丰富、内容深刻、文字考究,翻译起来不容易。虽然在"文革"以后,它的中译本出现了几十个,但除去简写和改写本外,在读者中较有影响的只有三种:

一是上海译文出版社1989年版的张玲、张扬译本,据了解出版社本打算约请译者张玲的父亲、著名翻译家张谷若担纲,只是老先生腾不出时间,译者便自告奋勇应承下来,和其夫用时三年完成译本,后来译文社在1998、2003年又分别将其重版;

二是浙江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的宋兆霖、姚暨荣译本(2000年重版);

三是译林出版社1996年版的孙法理译本(1999年重版)。

参考资料: http://blog.blogchina.com/022read/570864.html

有没有狄更新的 《双城记》txt 要 最早的罗稷南翻译的那个版本

网上tXt版本的小说,错误率较高。为了能读到正版书,建议你到书店购买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狄更新巜双城记》。

这是哪个版本,谁翻译的《双城记》?

这是网上流传的版本,恐怕是集各译者的大成而编出来的,并不是哪一家的译本。
因为这一段太有名了,所以专门翻译这一段的人众多,却不是翻译整本出书。故而找不到对应的译本。

下面是各种中译本的这一段:
这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坏的时候;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无知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日子,也是怀疑的日子;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我们应有尽有,我们一无所有;人们直登乐土,却也直下苦境。(罗稷南)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个睿智的年月,那是个蒙昧的年月;那是信心百倍的时期,那是疑虑重重的时期;那是阳光普照的季节,那是黑暗笼罩的季节;那是充满希望的春天,那是让人绝望的冬天;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大家都在直升天堂,我们大家都在直下地狱——简而言之,那个时代和当今这个时代是如此相似,因而一些吵嚷不休的权威们也坚持认为,不管它是好是坏,都只能用"最……"来评价它。(宋兆霖)

那是最昌明的时世,那是最衰微的时世;那是睿智开化的岁月,那是混沌蒙昧的岁月;那是信仰笃诚的年代,那是疑云重重的年代;那是阳光灿烂的季节,那是长夜晦暗的季节;那是欣欣向荣的春天,那是死气沉沉的冬天;我们眼前无所不有,我们眼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径直奔向天堂,我们都径直奔向另一条路——简而言之,那个时代同现今这个时代竟然如此惟妙惟肖,就连它那叫嚷得最凶的权威人士当中,有些也坚持认为,不管它是好是坏,都只能用“最”字来表示它的程度。(张玲)

那是最好的年月,那是最坏的岁月,那是智慧的时代,那是愚蠢的时代,那是信仰的新纪元,那是怀疑的新纪元,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绝望的冬天,我们将拥有一切,我们将一无所有,我们直接上天堂,我们直接下地狱——简言之,那个时代跟现代十分相似,甚至当年有些大发议论的权威人士都坚持认为,无论说那一时代好也罢,坏也罢,只有用最高比较级,才能接受。(石永礼)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孙法理)

这是最幸运的年代,也是最倒霉的年代,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昧的年代;这个时期信仰与怀疑共存,这个时期光明与黑暗共存;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琳琅满目,但又一无所有;我们正直达天堂,我们正直通地狱——总之,那时同现在是何等相似,某些名噪一时的权威褒贬不一,固执己见,各自在相反的立场上,用最时髦的语言夸大其词,形成鲜明对照。(叶红)

那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年代;那又是糟得不能再糟的年代;那是闪烁着智慧的岁月;那又是充斥着愚蠢的岁月;那是信心百倍的时期;那又是疑虑重重的时期;那是阳光普照的季节;那又是黑夜沉沉的季节;那是充满希望的春天;那又是令人绝望的冬日。我们拥有一切,我们又一无所有;大家都在直接升入天堂,大家又都在直接走进地狱——简言之,那时候和我们现在非常相似。因此,专门研究那个时代的吵吵闹闹的权威们,不论他们是褒还是贬,都认为只能用最极端的字眼来评论它。(徐鲁)

时之圣者也,时之凶者也。此亦蒙昧世,此亦智慧世。此亦光明时节,此亦黯淡时节。此亦笃信之年,此亦大惑之年。此亦多丽之阳春,此亦绝念之穷冬。人或万物具备,人或一事无成。我辈其青云直上,我辈其黄泉永坠。当时有识之士咸谓人间善恶或臻至极,亦必事有所本,势无可绾,但居之习之可也。(二十世纪初某学者)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 365bet备用

上一篇:别克gl8二手车多少钱,Common.Mode.WebInfo
下一篇:数学荒岛历险记的那道题是什么?,Common.Mode.WebIn
网站首页
  • 365bet备用
  • 365bet官方备用网址
  • 365bet备用
  • 加盟须知
  • 礼品知识
  • 荣誉资质
  • 在线预订
  • 地址:海口市国贸玉沙路    电话:400-888-6666    传真:0577-8686889
    版权所有:Copyright 1998 - 2018 365bet备用-365bet官方备用网址.保留所有版权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ICP备案编号:365bet备用-365bet官方备用网址